當前位置: 深圳新聞網首頁>原創新聞>

深圳“藍的”拒載被交通局罰了1000元 司機不服申請行政復議

條評論立即評論

深圳“藍的”拒載被交通局罰了1000元 司機不服申請行政復議

分享

記者了解到,深圳市交通管理局的執法人員對兩名司機均作出罰款1000元的行政處罰。兩位司機滿腹委屈,認為自己主觀上并不想拒載,只是因為所駕駛的電動出租車的剩余電量不足,不得已才讓乘客選乘其他車輛。兩名司機到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復議處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辦公室)申請行政復議,要求撤銷深圳市交通局對他們的行政處罰。

深圳出租車市場97.3%份額為藍色的純電動出租車


深圳新聞網6月11日訊(記者 張玲 通訊員 司新宣 孫楨晶)出租車司機拒載,如果你是乘客一定很火大。但如果拒載的是一輛電動出租車,而且拒載原因是電量不夠了,你的看法是否又會不同?日前,王司機和姜司機就因為拒載被處罰了。

王司機:“電量只有31%,去了東莞樟木頭就回不來了!我開了十幾年的出租車,沒有拒載過一次,這個拒載罰單我不能接受……” 

姜司機:“我這跑車的,還拖家帶口,誰不想多跑多掙點錢?可是,我這車電不夠,根本回不來啊……”

記者了解到,深圳市交通管理局的執法人員對兩名司機均作出罰款1000元的行政處罰。兩位司機滿腹委屈,認為自己主觀上并不想拒載,只是因為所駕駛的電動出租車的剩余電量不足,不得已才讓乘客選乘其他車輛。兩名司機到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復議處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辦公室)申請行政復議,要求撤銷深圳市交通局對他們的行政處罰。

深圳純電動出租車占有率達97.3% 新問題:拒載現象增加

深圳是全球純電動出租車規模最大、應用最廣的城市。2019年1月3日,深圳市交委宣布,燃油出租車全部退出營運,深圳出租車基本實現純電動化。截止2019年5月31日,深圳市的純電動出租汽車數量已達到21115輛,占有率達97.30 %,因其車身為藍色,純電動出租車俗稱“藍的”。

今年以來,在機場出租車平臺等大型交通樞紐地帶,“藍的”司機拒載現象有所增長,司機給出的理由是所開出租車剩余電量不足,難以去往深圳以外的地區,或者是即使去到了目的地,電量不足以返回深圳,這給外地乘客帶來了不大不小的煩惱。

出租車運營秩序應當得到維護,為此,深圳市運政管理機關開出拒載罰單,希望借此加強出租車的行業管理,而部分被處罰的司機們卻也能提出自認為比較充分的拒載理由,并且訴諸行政復議的手段,要求復議機關糾錯,正如下面兩個案件的當事人王司機和姜司機。


深圳機場到東莞樟木頭以及珠海橫琴海關的手機導航圖截圖


王司機:車輛電量只有31%,去了東莞樟木頭就回不來了


“我開了十幾年的出租車,沒有拒載過一次,這個拒載罰單我不能接受!”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,在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復議處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辦公室)的立案窗口,30來歲的司機王司機氣呼呼地說到,“希望領導給予理解,取消這一千塊的拒載罰款”。

接待人員忙問道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據王司機講,今年大年初三傍晚,他在深圳機場外的出租車平臺排隊候客,有一位年輕媽媽一手推著行李車一手拉著孩子走了過來,王司機連忙下車幫客人放行李。

就在此時,這位媽媽乘客開口說到,“我們要去的地方有點遠哦,要去東莞樟木頭。”王司機一聽心里一緊,忙答道,“你的地方單程70多公里,我的車電量還有31%,雖然顯示可以跑110公里,可這車齡已有兩年了,也許只有20%多點的電,實際開80公里左右,而且剩余60公里的時候,就報警要充電,怕是沒辦法安全開到哦。” 

乘客抱怨地嘀咕:“這也是問題啊,車子公里數不夠,為啥往機場的士平臺走啊?”隨即只好拽著孩子,帶著大包小包,轉身走向下一輛車……

 

姜司機:深夜奔赴珠海橫琴口岸,不僅疲勞駕駛,電量還不夠

2019年4月的一個凌晨,萬家燈火早已熄滅,大街小巷偶爾有車輛疾駛而過,深圳機場出站口卻是一片繁忙景象。剛下飛機的旅客們步履匆匆,滿懷期待地走出,由接機的親朋好友欣喜地迎上。沒有親友接機的旅客則目不斜視地徑自走向機場出租車平臺。

就在這時,一名中年男子和出租車司機大聲爭執起來,吸引了人們的目光。“你啥意思啊,憑啥不拉我?打表該多少錢就多少錢,我照付!”發火的張先生是位生意人,急著要去珠海橫琴口岸,而此時已是凌晨一點多,沒有公共交通工具,只能選擇排隊打車。原以為司機接了這個長途單會高興,沒想到剛好輪到的姜司機卻堅決不肯送他去。

原來,姜司機所駕駛的出租車電量有50%至60%,續航里程是240公里,張先生要去的地方珠海橫琴口岸單程157公里,里程充足;但是姜司機回到深圳則總共要跑300多公里,開回來里程就不夠了。

姜司機無可奈何地對張先生說:“我這跑車的,還拖家帶口,誰不想多跑多掙點錢?可是,這一單我真沒法跑,這么晚了疲勞駕駛不說,我這車電不夠,根本回不來啊,你還是坐其他的車子吧!”

這兩幕情景均被現場深圳市交通運輸局的執法人員發現,并被認定為出租車駕駛員拒絕載客。在執法人員出示合法執法證件表明身份,詢問司機、乘客和調查收集相關證據后,為了維護深圳市出租車運營秩序,對兩名司機均作出了罰款1000元的行政處罰決定。

深圳市交通局的執法人員認定王、姜兩名司機拒絕載客并開具違法行為通知書的依據是,《深圳經濟特區出租小汽車管理條例》第三十九條規定:“除下列情形外,出租車駕駛員不得拒絕載客:

(一)酗酒或者患精神病的乘客要求租車且無正常人陪伴的;

(二)乘客要求進入非機動車行駛的路段的;

(三)乘客要求超載行駛的;

(四)乘客攜帶易燃、易爆、有毒等危險物品的;(五)乘客不愿按規定的計費標準付租費的;

(六)乘客在禁止上客的路段要求租車的;

(七)乘客要求將黃色出租車駛往特區外的。”

以及第五十六條規定,“出租車駕駛員有下列行為之一的,由市運政管理機關予以處罰:(一)拒絕載客的,處罰款一千元,記錄違章一次”。

王、姜兩位司機都認為自己主觀上并不想拒載,只是因為所駕駛的電動出租車的剩余電量不足,不得已才讓乘客選乘其他車輛。不服處罰的這兩名出租車駕駛員,不約而同地想到去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復議處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辦公室)申請行政復議,要求撤銷深圳市交通局對他們的行政處罰。

據統計,2019年1月1日至5月31日,深圳市出租車因拒載被處以行政處罰的案件有234宗,其中司機不服處罰申請行政復議的案件達13宗,對比去年同期案件數量分別增長了283.6%和333.33%。(2018年1月1日至5月31日拒載處罰61宗,復議3宗)

面對新情況、新問題,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復議處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辦公室)該如何處理?記者將繼續關注相關行政復議案件的后續結果。




[責任編輯:孫遜]
北京快乐8任选7计划 西宁市| 武强县| 华亭县| 皋兰县| 施秉县| 正定县| 成都市| 中方县| 泽州县| 永福县| 石棉县| 阿拉尔市| 孟州市| 林甸县| 荥阳市| 麟游县| 枝江市| 阿鲁科尔沁旗| 巴南区| 甘德县| 灯塔市| 马公市| 龙山县| 无锡市| 焦作市| 嘉义市| 奉化市| 象州县| 右玉县| 饶平县| 博兴县| 盐城市| 西盟| 云南省| 巴塘县| 芦山县| 抚顺市| 斗六市| 砚山县| 巴里| 甘洛县| 石棉县| 股票| 腾冲县| 加查县| 普格县| 曲沃县| 慈溪市| 沙田区| 东阿县| 夏津县| 河池市| 庐江县| 呼伦贝尔市| 西乌珠穆沁旗| 孟村| 克什克腾旗| 酒泉市| 买车| 竹北市| 利辛县| 彭山县| 昌都县| 新宁县| 东平县| 临邑县| 涪陵区| 平泉县| 庆城县| 萨迦县| 六枝特区| 宜阳县| 兰坪| 昌邑市| 翁牛特旗| 佛山市| 扎兰屯市| 钟祥市| 蒙自县| 克东县| 巴塘县| 蓬溪县| 个旧市| 罗甸县| 沂南县| 黄浦区| 靖边县| 东港市| 饶河县| 固原市| 绥棱县| 博白县| 辽阳市| 汉川市| 盐亭县| 奉化市| 哈密市| 江西省| 墨江| 盐池县| SHOW| 华蓥市| 汉阴县| 海原县| 邵东县| 北票市| 寿阳县| 嘉定区| 诸暨市| 乌鲁木齐市| 鹤庆县| 涿州市| 射洪县| 多伦县| 长海县| 武乡县| 大姚县| 安福县| 德阳市| 镇江市| 太仓市| 齐齐哈尔市| 云安县| 万载县| 扎鲁特旗| 桑日县| 公主岭市| 普安县| 宜兴市| 大名县| 汶上县| 普定县| 玉树县| 古蔺县| 盈江县| 兴业县| 华容县|